林吉祥和蕹菜大海啸

纳吉的“蕹菜论”仍然余波荡漾,如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调侃纳吉要好好调解这次 “蕹菜大海啸” 的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先生,这次不按牌理出牌,竟掉转枪头,呼吁李凯伦应该为其“喂纳吉蕹菜”快闪活动道歉,不让不负责任的一方扭曲和玩弄这事件,进而找到借口煽动种族及宗教仇。

林吉祥先生的言论,令亲者痛仇者快;向来老谋深算,机关算尽,政治嗅觉灵敏的林吉祥先生,下错这步险棋,教人百思费解。

我甚至一度怀疑,林吉祥先生是不是突然成了斯德哥尔摩症候群,还是受到有关当局“威胁挟持”,威逼他在公开场合向 “喂纳吉蕹菜” 呛声。

就算林吉祥先生真的内心深处强烈不认同李凯伦的做法,不要忘了,民联三党同仇敌忾,“扬善于公庭,规过于私室”,批判的话,私底下就好,何必公然于媒体呢?况且,如果站在言论自由,不干涉友党私务的立场,林吉祥先生大可说:“ 我虽然不赞同李凯伦的方式,但我尊重他有他表达的方式的自由。”

最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是,林吉祥的理由是:不让不负责任的一方扭曲和玩弄这事件,进而找到借口煽动种族及宗教仇恨。

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谁都可以说这句理由,就是林吉祥不能说。他该是最能明白 “莫须有” 罪名的人的了。试想想,如果随便小一个便都能被蛮横又邪恶的势力说成是引发五一三事件的原因,你不管说什么做什么,甚至什么都不说不做,邪恶都有办法扭曲和玩弄找借口来煽动仇恨;你退一尺,对方反而会进一丈,软弱退却,不但于事无补,更自我阉割了自己表
达自由的权益。

李凯伦的“喂纳吉蕹菜快闪”,引来巫统党员举布条质问林冠英:是不是要513重演。喂纳吉一个人吃蕹菜,是全民都想喂,关两个族群什么干系,而且提醒民众蕹菜降价,鼓励民众买便宜蕹菜的,是纳吉本人,我们以彼之道,还施彼身,Opps……不是……是滴水之恩,必泉涌相报,来而不往非礼也,回敬纳吉先生蕹菜,是合乎情近乎礼的,我真不明白,快闪跟513,到底有什么关系?

最严重的一点是,巫统党员问的那句 “是不是要513重演“,到底意指什么,” 举牌快闪“ ,露脸就跑路,缘何会引起513?巫统党员那句话,是不是挑衅,是不是在威胁说,如果这些人继续举牌的话,他们就会让513重演?这构不构成恐吓呢?真是太可怕了!

李凯伦不该道歉,绝对不能道歉,巫统党员这是在霸凌。那就好比在一所小学,小混混刮你上小学的孩子一巴掌,老师在一旁看到了,竟然不体罚小混混,又给了你孩子一巴,痛骂说:” 快跟小混混靓仔道歉,不要惹大爷们生气,他们惹不得的,你不该让他们不爽!“

没天理,对不?对逞凶极恶的人包容,就是对自己残忍;林吉祥先生,收回你的言论吧,对希特勒来说,你身为犹太人就是一种错。

如果李凯伦这次道歉了,下一次,可能就是叫你不要小便了。等下他们又举牌问你:“又小?你是不是又要513重演啊?”

怎么办?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发表评论

Heal The World,为美国枪难者致哀

 

 

Image

 

说书人.书店@咖啡馆 Face Book CAfe Storyteller’s Bookshop

http://www.facebook.com/storytellersbookshop

美國前天又發生校園槍擊案,少年槍手,槍殺母親後,衝去母親執教的小學,殺了4名成人,還有20名4-7歲的兒童,全球哀慟。

世界未末日,這人的心,卻活在末日。

是見不得別人幸福的好,所以才走極端,算是一種報復上天不公的仇恨心理?我不知道…

為所有不幸的往生者,及其家人,還有痛苦的倖存者,致哀…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发表评论

第一夫人《罗斯玛曼梳》的传奇

墨菲定律告诉我们:“ 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

当你越担心这名首相夫人太高调的时候,她就真的高调给你看。首相夫人
罗斯玛要出自传《羅斯瑪曼梳》了,明年2月各大书局隆重推出,售价是
马币150令吉,164页,平均1页1令吉,洛阳纸贵,就是这个意思。

连前首相马哈迪医生当家864页的自传才售100令吉,你就可以想象,罗斯
玛输人不输阵,对自己的这本自传,是多么有自信了吧?

我很好奇的是,这位第一夫人,不是,是第一位出自传的夫人,到底有什
么好著书来描绘她的一生的呢?元首的太太没有出书,阿都拉的太太没有
出书,22年首相马哈迪的太太也没有出过书,甚至连老公安华坐冤狱的旺
阿兹莎都没有出书,罗斯玛凭的是什么,会想到要将自己“传奇”的一生,
公诸于世呢?

既然出书,就一定要有些历史意义的史料可以留给后人参考,但是她即不
是首相,也不是党魁,没有正式官职,更没有政治决策权,所有政治里面
的风起云涌,明争暗斗,跟她何关,她又没有参与其中,有什么好爆料,
更有什么好高调的呢?难道,她要承认,她有份垂帘听政,实际上,她老
公徒挂虚名而已,首相府是她这个第一夫人话事,她要告诉大家,自己是
如何“上位”,如何“逼宫”,如何坐到这把交椅?又自己是如何代夫出征,去
应对朝野中的各大事件各大课题?

如果不是的话,不具历史和政治意义,罗斯玛的书,难道会有教育意义吗?
那,她想给国人一些什么启示,会有励志效果吗?她的人生故事里面,又
有什么好“激励”大家的呢?难道会是现实版的“步步惊心”,“罗斯玛升职记”,
仿佛香港的后宫剧那样,要教导大家怎么能够跃升为首相夫人?还是要变
成一本科普书,当再世诺贝尔,指导大家如何使用弹药,成了本炸弹的使
用手册?或者也可以变成流行时尚教科书,指导万千少女,如何选购名牌
包包,欧洲血拚名牌包包攻略?

我很好奇,150令吉一本的《罗斯玛曼梳》,会有国人自愿买吗?还是,会
像强制拉曼学院生穿红衣那样,强制国阵党员,每个人买10本?又会不会
像送笔记型电脑给学校学生一样,免费硬塞这本书,给每一位中小学生。
但我想,如果坊间有人抄袭林冠英的《槟城在望》模式,出一本盗版的自传,
《罗斯玛在望–记者和邻居严重的罗斯玛》,搞不好会卖到断市,也说不定,
如果出版法令允许它出版的话。

明年2月,应该是大选的真正日期,首相夫人罗斯玛如果想用一本书,就帮
自己漂白的话,那等同痴人说梦,要知道,人们是看妳怎么做的,从来都
不看妳怎么说。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发表评论

星云法师的佛偈

星云大师上个月来马弘法,造成了一阵轰动,各路信徒教众蜂涌而至,想一
听他的警世精句,醍醐灌顶,让自身法喜充满。

在马来西亚接受访问时,当被问到政治立场时,星云大师非常有智慧的抛出
了一句话:

“我們佛教徒是與政治不對立,我們是擁護及奉獻,實現修行弘法。在這個舞
台上的人,誰當家做主我們都不計較,但誰當家做主,我就會擁護他,這是
佛教的傳統!”

这句话被登了出来,却颇受争议,有些解读成是星云大师立场鲜明的支持现
在当家做主的国阵,说国阵当家,我就拥护他们,大师遭遇批判说他竟然是
非不分。

如果大家这么看星云大师,就把他这个人想简单了。2006年,台湾倒扁的时
候,星云大师甚至挺身而出,公开声撑倒扁活动,并且呼吁陈水扁要知耻下
台,更是在马英九还没出来竞选时,做人格担保,呼吁马英九出来当总统,
挺马挺到出位。

当时,星云大师的那番政治立场,也曾遭受一些佛教界的人批判,说大师的
身份不该说出那样的话出来,大师应该跟政治切割。

但你现在看回星云大师刚说的这番话,“ 在這個舞台上的人,誰當家做主我
們都不計較,但誰當家做主,我就會擁護他”

里面是不是在打禅机,充满佛偈,话中有话,不是大家想的那么简单,国阵
当家做主,我就支持国阵呢?

他要说的,是不是暗示给当权的国阵的人知道:“ 你给我听清楚,谁当家作主,
我就拥护谁,哪怕是哪天,民联上台了,他们当家作主,我也会支持民联?”

谁当家做主,是由谁决定的呢?是人民,对吧?人民的一人一票,决定谁站
在舞台之上,选出来后谁上台,谁下台,少数服从多数,这是选举的游戏规则,
大家必须遵守,谁都不该有异议,对不?

在第13届大选即将到来的时刻,星云大师的这番话,仿佛是告诉普罗信众:“
我以人民的选择为依归,人民选择了谁当领导,我就服从谁!”

星云法师的佛偈,是不是也在旁敲侧击的暗示现在的当权者,也要以人民的
选择为依归?不要到时输了后,又搬什么513,又动用动乱紧急法令戒严军力
金钱挖角等肮脏手段,夺回政权?大家都应该尊重选举的成绩?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发表评论

苦行的意义

在一场场法庭大戏之后,法律还是在庞大的经济利益之下低头(或许从来就没有抬头过),宣布了解禁,批准了莱纳斯厂的正式运作,第一批稀土可以正式运入我国生产,废料将永久埋葬我国。

像不像,电影《阿凡达》里面的情节?潘多拉星里的纳美人要维护神赐给他们的神性大树,却被贪婪蛮狠的人类给掠夺了,人的贪恋把神赐给人类最美好的礼物给摧毁了,末日不是神给的,而是人的心造的。

面对着庞大的经济利益,操控了的司法,横行霸道的政府,手无寸铁的小民,对待这群玷污环境的人,能够怎样地反击,怎样去对抗呢?

也许,只能够苦行了,苦行的意义,是什么?

苦行,是以最淳朴回归自然的方式,为人间乐土,作最后的祈求,作最沉默又实质的行动上的控诉。言教不如身教,苦行者以宗教式的哲学,肉体上的困苦,历练精神上的修炼,以精神唤醒身边的人,对人间净土的重视。

苦行者以最卑微虔诚的方式,为这片土地祈愿,请上天眷顾,让我们的孩子,我们的下一代,能有个干净美好的家园…

当上天眷顾天灾Free的人间净土,因为人祸,因为管理者无能,因为贪腐者中饱私囊,为了GDP,为了袋袋平安,将绿意盎然的大地,典当出去,换来一堆堆具辐射性废料潜伏大危机的锌臭垃圾;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这么美好的土地,要沦落至此呢?

政府说,一切都会是安全的,政府会把废料处理得很好。但,日本这么先进的国家,都在海啸后发生了核辐射,你要我们怎么相信,这个没有信誉的政府,所做出的安全保障?他们都够承诺说没有贪污,公开招标工程,念念为人民了,结果咧?

你 不明白的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几乎是同时建国的,人家不需要靠提炼稀土厂,甚至没有天然资源,靠金融,科技,港口,教育,政策,人才就能立国,同时建国的 马来西亚,什么都有了,现在竟然沦落到要拿其他国家都不要的废土垃圾来收藏,两国的差别是什么,是不是就纯粹因为,管理者的能力有不同呢?

每个一步一脚印的苦行者,都值得我们脱帽致敬,他们是绿色土地的最后的守护者,苦行,为马来西亚人和这片土地,赋予了意义。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发表评论

民联(可能)不会推伊斯兰国

脸书上,有个朋友很困惑,来届大选,她不知如何选择,在涂鸦墙上面,写了一段这样
的话,求助:

『想请教各位名人贤士: 在我同朋友聊起政治时,我朋友说道: “在你支持更多权力时,
会不会到头来反而失去了你基本权利。现在的反对党是由回教,公正和火箭组成。若反
对党赢了,倘若回教党要把马来西亚变成回教国并实施回教法,怎么办?

 你可能会说公正党和火箭一定不肯。那如果到时谈不拢,回教党和巫统联盟, 最后变
成回教国也有可能。毕竟我们知道马来西亚还是存在这很多极端的马来份子,包括巫统
也是。而且各党派个踞一方,到时我国会不会政治动荡不安,反而引起更大的祸害?“

这也是许多老一辈的担心。当然我们可以说现在的政府是多么的贪污腐败,但若要人民
放心,我想必须先从这方面的担忧下手。有谁可以解决我的困惑吗?』

我曾有过这样的顾虑,但在近年,我逐步开窍,不再杞人忧天了,我是这样回答她的:

如果现在,妳的结婚了4年的好姐妹,跟妳出来喝茶,妳发现到,她戴着墨镜,近看,
乖乖不得了,才惊觉,她双眼黑青,被人揍伤的,大腿上有被热心淋到的伤疮,双手
都是疤痕,身体红肿瘀青,妳追问下去,她才吞吞吐吐地告诉妳:

” 这是个家暴的家庭,老公每天喝醉酒,回来就打我,还按我头去撞墙,发脾气就用熨
斗烫我,不然就用滚水淋我,动不动就拳打脚踢,我应该离开他吗?不,不行的,离婚
了后,我该怎么办,我要怎么生存,我怎样能养活自己!我老了,没有Value了,结过
婚,谁要?难道要一辈子孤独终老?就算之后还有人要,等下遇到比他更差的,怎么办?
万一下一个把我推入火坑逼我贩毒,不是更惨?“

如果妳的朋友这样说,妳会怎样回答呢,是不是爆一句粗,大拍桌子,罵醒她:” 这种
死贱人,臭男人,飞掉他算了啦,还等什么?!妳不要这么傻啦!!“

是,有可能她离开那个男人,会遇到像陈水扁那样的,更衰的,有可能会三餐不济,更
有可能会孤独终老,但她也有可能会不用再担惊受怕,不用再受皮肉之苦,更可能从此
快乐幸福,将来找到个珍惜她的好男人,对吧?但,不管”可能“如何,总之,她不离开的
话,就”肯定”,她将继续每天被揍,头去撞墙,滚水淋,熨斗烫,过着人间炼狱般的生
活,难道这就该逆来顺受,只因害怕(maybe) the worst is yet to come?

家暴案例,用在这位苦主的两党之间的疑惑上,是不是也异曲同工呢?如今,有这个
“可能”性,民联当选后,回教党积极推动回教国回教法,并最后联盟巫统,放行动党和
公正党飞机,(虽有人统计过,回教党和巫统是重叠选区的,两党得议席不可能超2/3)
大马从此偏激回教化。但这是个假设性的问题,可能发生,也可能绝不会发生,或许回
教党也可能安于现状,用当年尼查霹雳方式行政,相安无事呢?就算大吉利市,真的发
生了,到时也可能会有解决方案,对不?

但因为害怕这个假设的发生,所以妳断然拒绝了选择另一个阵营的可能性,任由这个50
年的国阵,继续揍你,推你撞墙,滚水淋,熨斗烫妳,哦,不是,是任由他们贪污公款,
腐败徇私,分赃工程,公器私用,好大喜功,败家之余,还滥用警力,野蛮暴力,操纵
法律,出卖净土,典当环境…

他们的一举一动,每分每秒,都在加速摧残着我们曾经热爱的马来西亚这片土地,摧毁
马来西亚的经济,妳选择纵容着他们的横行,就只区区的因为,害怕,有可能,几巴仙
的或然率,回教党会和巫统,牵手推行回教国。

两害相权取其轻,妳要为一个模模糊糊的可能性,而畏首畏尾的担心呢,还是要为清清
楚楚的大灾祸摆在眼前,而果断地做出决定呢?

再来,说过很多次的了,下届的大选,至关重要,因为,你不需要因为喜欢民联而投他
们,你可以纯粹因为讨厌现任政府而不投国阵,因为,下届大选,你不投国阵,不是因
为选择民联,而是选择— “换掉一个烂政府的权力”!

如果妳要等到除了民联和国阵之外,毫无瑕疵的第三个阵营冒起来,才要推翻国阵,我
看会等到天方夜谭,让民联上台,是一个契机,或许他们上台4年后,被唾骂摒弃,大
家又不想回到国阵的怀抱,这时会有个第三绿黄色阵营杀出来,胜了大选,妳也不晓得,
将来的事,谁知道呢?公正党不也就是13年前才成立的政党吗?

民联会不会可能推回教国,那是很久以后的事,但眼前,朝廷腐败,却是铁一般的事实,
我们不要诸多颠倒梦想,立足当下,不就对了吗?希望妳手上的一票,该知道怎么选择
了。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一条评论

不为大臣的耳朵

题目:不为大臣的耳朵

彭亨州务大臣安南耶谷前日再度语出惊人,说下届大选,是关丹人对莱纳斯稀土厂的
公投,并很有信心地认为,国阵将在关丹胜出,因为关丹人多支持莱纳斯的建立,并
扬言,如果关丹败选的话,他将会割下自己的耳朵,然后跳河。

大选将至,各党旗下众议士,已摩拳擦掌,争做先锋,抢出头,挑衅对手了。

安南耶谷的这句豪言,像不像,三国里面的将军,对主公夸下海口:“ 主公,我愿立
军令状,让我去单挑对方主将,三个回合内,必取对方首级,如果败了,我将我自己
的头颅割下来交给主公!”

说出这句话的人,信心爆棚,仿佛这样就能挫低对手的士气,其实,这只是被激怒了,
一种狗急跳墙的反激方式。我想,安南耶谷是受不了媒体争相追问,外国传媒谴责,
民间团体的压力,才会做出这样的反扑。

可是,我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了。早一阵子,娱乐界很多明星很流行说,如果电影票
房卖超过多少千万,唱片卖超过多少张,“我就裸泳!!”,如果是吴尊,柯震东,或
者林志玲这样说的话,或许会刺激票房销量,但后来,一些长得不怎么样,身材不怎
么好的演员,也拿裸泳来戏称,我想,那反而会造成负面宣传。你想想,如果八两金
说要裸泳的话,你是不是很可能,更加不想看他的电影,叫他穿好衣服,不要吓到人,
让人长针眼?

这个例子,用在安南耶谷,也非常贴切。

试问,即使关丹大选国阵输了,谁会有兴趣看你血淋淋地割下耳朵学梵谷,然后投奔
怒海呢?如果你学大卫考伯飞,现场直播,表演魔术 The Magic,割下了耳朵,又能
装上去,跳南中国海,1分钟后在马六甲海峡爬上来,可能还可以激起民众的兴趣,
不然,割耳朵跳河这种残酷游戏,没什么看头。

还是安南耶谷认为,大选输了,功败垂成,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才宁愿这样不要命
的演出?

我想,要赌,不如赌大一点吧;如果安南耶谷可以换一个赌注,说如果败选的话,把
全部身家捐出来派给人民,那样才更有看头,人民会更乐观其成,不是吗?

大臣的耳朵,我们是不要了的,但看看败选后的马戏团表演,还是挺有意思的。

但安南耶谷要清楚,用选票在关丹甚至全国,把国阵赶下来,并不是为了要你的耳
朵,你的耳朵没有这么大的号召力,而是,不投给国阵,是因为,我们不要那稀土
吸毒厂,更加不要一个贪污,舞弊,典当人民的政府。

周郎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