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拉曼学院的红门宴

昨日,一個大馬首相納吉先生,百忙中抽空前往拉曼學院出巡,引起軒然大波。首相先生自嘲自己像“老搖滾巨星”,但另一邊廂,很多人卻是又“搖”頭又火“滾”。

起因是,拉曼學院校方規定學生務必出席,否則作曠課論,並且指定出席者需穿紅色衣服。在大学生有自由穿衣的权利之下,此举似乎违反人权,校方可能是害怕Berish的支持者會穿“黃衣”來示威,担忧反稀土者會穿“綠衣”來“攔轎”,才有此荒谬的规定。

所以,昨天,有3000名穿”红衣“的学生,在拉曼学院校门口,大摆”红门宴“,恭候首相纳吉先生的大驾,更有者大举布条:” Ah Jib Gor,you are my Inspiration”。

然而,万红丛中一点黄,还是有十数位“良心未泯”的学生,为人之所不敢为,以身试法,穿黄衣杀出重围,兴奋的跟纳吉来个大合照,挑衅校方自我矮化的举措,给A Jib Gor一个下马威见面礼;此举,赢得了网民的狂赞,脸书上疯传。

在这起事件中,黄衣者赢尽彩头,红衣”的学院生,却成了箭靶,被网民骂得体无完肤。

我又想说几句公道话,是,穿黄衣挑战权威者,固然英雄无双,勇气可嘉,值得大书特书,大举褒扬;但,穿红衣者,难道就真的是纳吉的粉丝,是首相的铁杆支持者,大选就一定会投票给国阵吗?

我想未必。

试问,在全马80%华人,尤其年轻人,以 “骂纳吉为 In,穿黄衣为潮流”,的大前提下,在奉旨叛逆的校园学院中,有办法找到这么多的,“穿红衣”忠诚而又真心喜欢纳吉的学生吗?

一个拉曼学院念书的小朋友告诉我,穿红衣去迎接是Attendance Compulsory,每个人被搞到又累又饿又无聊,而首相竟然还耍大牌迟到,当天下着大雨,他们在凄风苦雨中枯等着,痴痴地盼首相的官车的到来。整个拉曼学院被搞到满城风雨,封路交通阻塞不说,校巴和公共巴士都暂停服务,硬要把大家留下来迎接首相就是了。学院生个个是怨声载道。

看来,穿红衣者,也不少是”忍辱负重“,”任重道远“的,他们身在曹营心在汉,卧薪尝胆,卑躬屈膝,图谋盘算着,另一番的部署。

那就像RM500援助金一样,你派钱给我,我当然要去拿,纵然那些钱本来就是人民的,拿了不代表支持你,更不代表下届会投给国阵你;穿红衣的学院生也一样,你来送大礼,我当然收,虽然这个礼物本来就是我们应得的,收了礼,并不代表我内心喜欢你或者改观。

至于,you’re my inspiration,我真的不明白,纳吉先生有什么启发人的地方了,他既不是从小穷苦割胶自力更生后来挑战极限成了成功人士,又没有发明了Iphone, Ipad改变了世界,何来启发呢?还是,这句话,话中有话?You’re my inspiration,你启发了我,在国阵的淫威下,我一定要实现两线制,还是,在国阵的管理下,我将来一定要逃去新加坡?

昨晚,首相先生龙颜大悦,致辞说:“ 为了感激拉曼学院、拉曼毕业生及其家属的贡献,我很欣喜地宣布,即日起,政府承认逾70个文凭(Diploma)及高级文凭(Diploma Lanjutan),并可追溯至90年代中期。”

自己的国家不承认自己国家大学学院的文凭,这已沦为全球多年的笑柄了,首相先生竟然还能说到像政府法外开恩,破例准许,那么的难能可贵,他已经不只是个摇滚巨星,还是一流的舞台剧演员。

还要多少场的”红门宴“,我们华人才能得到我们应得的呢,为什么总要在跪地磕求,叩头谢恩,千辛万难之后,才能拿到政府的一点施舍;也许,这就是国阵政府—Rock & Roll 的 Style。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