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S 會不會找阿窿來收數

是,我知道,外国有先例,AES在很多先进国家都有推行;还有,外国几家承包AES的公司都已经倒闭了;再来,外包AES给外面公司,让政府节省了很多钱;但我想用国阵最喜欢用的四字真经来解释为什么AES不适用于马来西亚,那就是–  “ 国情不同” 。

很多出发点是向善的计划,来到马来西亚,就会变成敛财的工具。官僚无道,贪腐成风,这起心动念念念为捞钱的国家的国情不同,肯定将AES变成一场荒诞剧!

笔者曾试过,开车停在红绿灯前面,被警察拦下,问我:“ 知道你错在哪里吗?”。我莫明其妙地反问他:“ 我哪里有错啊?!”,然后他阴阴笑的说我停在黄线格子里面,黄线区是不能停车的;我更摸不着头脑,因为地上根本就没有画黄线;他不慌不忙,信心满满地拉我到路边,然后非常仔细地指给我看地上几乎快剥落光的仅剩几条线的黄漆:”那..那..那,这不就是黄线咯!”;他跟我收喝茶钱,我当场傻眼,随即而来的是气愤,他摆明是挖陷阱来坑钱,我坚持不给他咖啡钱,叫他有本事就开罚单。

有开过车的朋友都知道,大多的警察,都不是出没在黑区,意外多,高危险的地方的;他们会躲在一些你很容易 “犯规” 的地方,比如“不可U-Turn牌” 不明显的地方。为的就是,挖陷阱让你跳,让他们更容易 “找吃”,而不是真的这些犯规,会对其他公路使用者造成多大的风险。

之前的各类罚单,大家觉得不合理的,都有很多咬死不还,人民都知道,国阵投鼠忌器,也不敢做到太尽,怕逼得太紧激起民怨,人民手中的一票会烧掉他们的铁饭碗,所以也就只眼开只眼闭地纵容。

但,现在的这个AES是不一样了,1张RM300,没有折扣,外包给的两间公司,可以从中抽佣,多抄多得,公司的盈利跟罚单的数目成正比,政府亦有油水好抽,他们两方双赢,人民即赔了钱,所赔的钱他们又没有这么好心回水给社会做慈善,所以人民是双输的;怎样看,这笔帐都有问题。

这是人性的问题,为了绩效,为了创造最高收益,公司一定会屡出奇招,拼业绩,那跟AES的初衷,完全背道而驰,政府和外包公司不是很纠结吗?如果人人都奉公守法,大家都不超速不犯规,他们就当灾了,公司破产,职员失业,那你觉得他们会发大慈悲心希望人人向善呢,还是希望人人是撒旦魔王,人民越罪恶堕落,越堕落他们越快乐,越获利?国情不同,先进国家或许会比较有人道主义,但马来西亚政府这个贪钱的社会,我觉得会有严重的利益冲突咯!

哇,算算,才推行不久的AES如果已开出了6万张罚单,6 X RM300,短短的时间,已经有1千800万应收账款了,去哪里找那么好的干捞面生意?

我听说,有的银行已经将一些债务 “外包” 给 ”做黑“ 的人了,没有还车贷的人,很多是黑道的人去上门找人拖车回去的。

如果有天你开车从JB一路160km/h飞到KLIA,中10张AES罚单,RM3000,你有可能会还吗?马来西亚人民这么有种,如果到时,大家集体罢还,等民联上台,你的公司1个仙都收不到,你能够拿人民怎么样?

那,我开始担心了,如果政府不积极去收,或者民联上台后不催,外包AES的两间公司,该怎么办呢?不可能坐以待毙吧,那会不会,他们也外包”AES债务”,给大耳窿公司,让大耳窿去收数呢?

AES外包公司,掌握了你的车牌,车型,车照,还有你的注册地址,我在想,哇,如果大耳窿来收数的话,会不会恐吓威胁你,可能刮花你车,刺爆轮胎,打碎大镜,然后留一封匿名信,说:“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平时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也不惊,想想看吧,什么是你该做的,但是你没有做?!让我代替天枰来惩罚你!”

不然,哪天,你一打开门,就看到一粒猪头挂在你家铁门上,屋子外面遭人泼红漆,左边的墙被人用红漆仿宋体写了上联八个大字  “超速罚钱,天经地义”,右边的墙,用楷体写了若大的一副下联八个大字  “不还沙曼,烧你全家”,想想还真的很恐怖唷!

千万不要哪天,在某中文大报头版上面见报,AES外包收债代理,仿效数年前的大耳窿界四大天王,自己做铁笼关没有还钱的人,逼苦主还完Saman才放生出去,那马来西亚又多了一宗天下奇闻了啊!

AES的荒诞剧,摆明是益了反对党的了,我左手中的一票,和右手的十张AES传票,左看右看,想都不用想,一定都投给民联的。

 

by 周郎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黃燕燕和她朋友們的150元一餐水平

一餐飯,RM150,過不過份,這是見仁見智的問題,如果那是一桌人的話。

但,一個人吃一餐就RM150,那絕對不是國際標準,先進國的人都沒有到這種Level,但黃燕
燕卻說,這是她們這群KL人的標準,你不達標,那是你自己個人的能力問題,不要呱噪。

其實,我不知道網民有什麼好罵的,這有什麼好奇怪的,黃燕燕說的一點都沒錯,她們這種
Level的人,平均一餐晚餐RM150,根本就是芝麻綠豆的小事,你們這些網民不要呱呱叫,把
這丁點小錢看到牛車輪那麼大。

只是,我在想的是,如果連黃燕燕這種只是部長水平的人,晚餐最低消費都一個人RM150了,你能夠想像得到,一州州長,晚餐最低消費肯定不只如此了,再往上推,我們的一國之首首相,以及自覺是第一夫人的首相夫人,以他們的Level,晚餐一餐的消費,應該是天文數字了。

那,還記得,1malaysia 媽媽檔的 RM3 印度餐嗎?首相納吉先生,真的是影帝,屈尊降貴,
竟會吃這種下三濫的 RM3 一餐的飯,我看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如此忍辱負重吧?

如果按照黃燕燕她們那群人的說法,RM150/餐 是他們的水準,RM 3/餐,是人民的水準,你
會發現好悲涼啊,中國一句諺語 “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 就是這個意思,黃燕燕們吃的一餐,是人民一個月半的伙食費啊,你說,能不荒涼嗎?

這就是為什麼這群高層次的官人,永遠沒有辦法體恤民情的原因啦,下情永遠沒有辦法上達,因為,他們跟人民,是生活在不同的世界裡面的。他們沒有擠過巴士,所以不會改善公共交通系統;沒有坐過LRT,不知道乘坐LRT轉站的艱難;沒有住過平民屋,不知道小民供屋的困頓;沒有被搶過,不知道人民對安危的擔心;沒有窮過,不知道人民賺錢的辛苦…

他們坐在那個位子上面,只為了讓他們能繼續過著他們上等人的生活,官位變相成了一盤生意,部長只為將個人利益最大化,而不是想怎樣讓人民的生活過的更好一點,怎樣讓人民更快樂,這樣的領導人,國家怎麼可能不出問題呢?

網民們,有什麼好怪的?黃燕燕說的是實話啊,我們真的跟他們不是同一個水平。你有幾億來養得起牛嗎,你有60萬來擺豪門夜宴喜酒嗎,你有夠多錢買名牌包包嗎,你有4千萬帶出門嗎?沒有吧,沒錯,我們跟他們,根本就是不同的水平。

只是,我們要想的一個問題是,大選最多5個月就要到了,到底,我們是要讓他們那種水平的人領導我們呢,還是找回我們這種水平的人來領導,就只是這樣而已。

周郎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穷到月薪只够买2只手电筒

昨晚,稽查司报告公布了一个惊人的新闻,他们突击关税局,发现官员以182万令吉,豪购了多样物品,清单如下:

“虽然只允许采购30个GPS导航系统,但他却额外采购了50个,每个值6174令吉。”

“虽然只允许采购50个搜索灯,但他却额外采购了100个,每个值1292令吉60仙。”“60个航标灯,每个值1311令吉。”

“250个可充电电筒,每个值1217令吉16仙。”

“100个对讲机,每个5259令吉。”

这笔182万令吉,最终,由财政部埋单,也就是人民埋单。

我并没有兴趣知道,是哪一个官员去买这批物品的,我想这类官员比比皆是,而且豪购这些物品的人,可能只是一个挂名的“代理人”,他背后不露面的,是一群瓜分“贼赃”的庞大利益集团。

我好奇的是,乱CLAIM,报大数,带钱入袋的事,肯定会有的,问题是,给钱的人是谁呢?出这条账的人为什么斗胆批这笔账单?难道,批钱出去的人,都没有检查单据的吗?

对人民的钱,为什么负责人可以那么马虎,是不是他们都是闭着眼睛去盖章的呢?

在大选即将来到的当儿,国阵政府肯定不愿把任何丑闻和贪污案放大,在沙洲首长4千万走私钱,被反贪会和纳吉宣鉴定为是“政治献金”后,你很怀疑,这次,他们又要怎样为这182万块的“走私钱”开脱。

我在猜测,会不会,多几天,反贪会会公布说:“我们已经调查鉴定过了,关税局官员不存在洗黑钱,没有人贪污,官员没有中饱私囊,那怎么解释呢?嗯,是买贵了,对,就是买贵了,不算错吧,这些物品,包括手电筒,是比市价稍微贵了一点,但,这也不是关税局官员的错,马来西亚人这么多人逃税,关税局官员日理万机,抓人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有时间去认真的去每一间店铺比较价钱呢?你说对不对?对不对?对嘛,就是买贵了,没错!”

可能一个礼拜后,纳吉又会补充说了:“我相信反贪会的调查,而且我也相信,关税局官员花这么贵的价钱买这些东西,一定有他们的原因。一分钱一分货,他们注重的应该是价值,而不是价钱,我相信这批物品一定比较耐用,物超所值,值这个价钱!不信,你问我老婆,买这么多名牌包包,不是贪名牌,而确确实实是,一分钱一分货,名牌包包的QUALITY,就是比国产的仿货来得好……”

如果真的这样说,你也拿他们没办法,只是,那我可就不明白啦,最新公布的数字是,马来西亚人均所得,每年是30700令吉,大概是2500令吉月薪,马来西亚目标是8年后,成为先进国,我觉得以这个趋势来看,马来西亚要成为先进国的梦想,只是泡影。

现在买1只手电筒的价钱是1217令吉,算起来的话,平均每个马来西亚工人工作人士的月薪,一个月不吃不喝不穿不住不扣公积金,2500令吉只够买2只手电筒,那你告诉我了,迈向先进国的收入这个梦想,是不是神话呢?2500令吉月薪只够买2只手电筒,是手电筒太贵了呢,还是马来西亚人穷得离谱啊!

2020年成为了先进国了,那又怎样,很有钱吗,到时大不了也就是,马来西亚的人均月收入,将来只够一个关税局的小官员,一个月买4只手电筒而已!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一条评论

被反对党利用的一群

Image

 

有没有发现到,最近,坊间出现了一个新的名词,叫做:“ 你们被反对党利用啦!”

这句话出自国阵和马华的人口中,一点也不意外,但现时,你会发现到,跟你说这句话的人,
是你们身边的一些朋友,你以为他们是国阵的Fans,可惜他们却又不是。

他们也会骂国阵蠢笨贪,可是他们在鄙视国阵的同时,也同样的在鄙视你民联,不屑的认为两颗
都是烂苹果,政治和政治人都是肮脏的;他们有点自鸣清高,常飘飘然认为众人皆醉我独醒,
看事情比你透彻,认为自己是一览众山小,是人是鬼没有人能逃得过他们的法眼。

你洒了满腔热血,他当你傻到狗血淋头;你说民主,他当你民粹;你说为了公义出街,抛头露
面,他觉得你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被人洗脑牵着鼻子走。

你跟他说你出来集会是为了多么伟大的理想,他不屑地向你吐槽,打从心里瞧不起你,冷笑着
认为:你真的太蠢了,蠢到被反对党利用,你只是被利用来当作为反对党站台的工具!

他认为自己明哲保身,躲在家里拔花生,是爱惜羽毛,不让自己的一世英名,被反对党给污染。

所以,你出来参加Bersih,愤恨地穿黄衣挑战专制,他讽刺你被反对党利用啦!

后来,你为环保开车到东海岸反对莱纳斯在关丹设辐射厂,他又笑说你被反对党利用啦!

你不满华教不被公平对待,参加拯救华教运动,他再三摇头怜悯你,唉,你又被反对党利用啦!

不用说,边加兰反对石化厂,是被利用;点灯笼保卫苏丹街,也是被利用,为赵明福讨个公道,
那是被大利用特利用!后来,保卫监狱艺术,吁请保护森林,反对114A,废除内安出版法令,
反对贪腐,反对豆腐渣,反对漏水…….所有所有的反对,只要反对党也有份抗议的,那就会被
扣上帽子,指着你的鼻子,判你是:被反对党利用啦!

那,究竟,国阵做错了什么事,有什么大问题,其他人,才有资格站出来反对,才不会被说成是,
这些人,被反对党利用了呢?

是不是每一次的上街,每一次的集会,每一次的不爽,每一场的社会活动,只要是反政府所做
的事,就都要受到他的那句 “ 你们被反对党利用了” 所标签呢?

那,我就不明白了,那样以偏概全的,把所有的反对意见,所有反对的人,都一股脑儿的归类为
被反对党洗脑了的一群,那究竟问题出现在这群人,被反对党利用了呢,还是,被洗脑了的,
是相对的指责别人的那一群呢?或许,当他们一直在把别人标签的当儿,已经彻彻底底,完完全
全,从头到脚,由始至终的:

被国阵给利用啦!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经济学人错了,纳吉从未错失良机

Image

 

我时常觉得,前首相老马的评论,如醍醐灌顶,小时候,他就经常告诫我们,外国传媒的话,就算再有名的媒体,都不可以信,我到现在都觉得,他说得非常有道理。

像最新的一期英国《经济学人》,我就觉得是外行人看内行事,根本不了解我国的政局。

《经济学人》调侃我国首相纳吉,指他虽然自认是“大马政坛的布莱尔”,但是他其实更像英国另一名前首相布朗,因为优柔寡断而错失最好的大选时机,结果把自己逼到墙角。

纳吉会优柔寡断?我不觉得会,就算他会,他心狠手辣的太太,也绝对不会容许他优柔寡断的。

“大马政坛的布莱尔”是他用来忽悠不熟马来西亚的外国人的宣传伎俩,他从不敢对国内的人这样宣称的,担心臭鸡蛋破水瓶招待,第一点,外型就不像了,就像八两金自称自己像吴尊,那只是一场笑话而已。我甚至觉得,你说他是布朗的话,也都太抬举了纳吉,布朗是经济学博士,又是英国曾倍受好评而唯一连任的财政部长,如果真的是布朗当马来西亚首相的话,马来西亚怎会沦落至此呢?

再来,什么叫做错失最好的大选时机?我问我的朋友,他们也给不出答案,支吾以对。我纳闷,从他09年上台后,有所谓的最好时机吗?

他上台时,蒙古女郎炸尸案就劲爆得火热了,那已经是没有人不信的流言了;后来呢,赵明福在反贪会离奇被自杀,也让全国哀痛愤恨;再后来,就是赛夫屈安华鸡奸,安华有可能被再度关进牢而错失下届大选的可能,全民皆不爽;更然后呢,霹雳议员被挖角,整个霹雳州重新被巫统霸据,全国选民都咬牙切齿;然后你知道的,709黄色干净被阻止穿黄衣事件,今年的428被被暴力事件,还有莱纳斯Lynas的吸毒厂;这几年的坏事衰事阴功事接踵而来,哪来的一个缝插得进去,可以说是最好的时机呢?

记得两年半前,我的朋友说2010年就会大选了,他们说纳吉要洗牌,提拔自己友,名正言顺巩固自己首相的地位。我听了阴阴嘴笑,跟他们打赌,说纳吉不是傻瓜,2010,2011绝不会大选的,2012可能都不会,很可能拖到2013。

为何呢?选举充满变数,等于是玩show
hand,一蒲输的话,就全部输完,谁会敢拿自己的“钱途”来冒险?他买名牌包包的老婆肯定就第一个不答应,还有他下面贪工程拿着数的庞大既得利益者,也肯定不愿纳吉在这个乱世这么冒险,玩这么大的。

能够做多一年,是一年,能够捞多几年,尽量捞,纳吉和他下面的贪官污吏,巫统里霸据政府工程的人,都会想,如果倒台是不可改变的事实和趋势(全世界,几乎已经没有不换政府的国家了),那何不趁这个机会,收刮多一点财富,更狠的大贪特贪,竭尽所能地把国库给掏空,一来可以自肥,二来可以把债留民联,丢一个烂摊子给他们手尾,让他们没钱可用,那不是双赢吗?

只要一天还在朝,岁岁年年月月,每一天都是好时节,每一天都是赚钱收刮财富的好时机,纳吉会错过吗?不会的,错的是你啊,经济学人!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尹志平和宅女小龙女

 

我和老婆在Subang Jaya SS15学院區開店。

上个星期六,这一带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案件,附近一楼服装店有一名22岁的娇美巫裔女子,被乔装成顾客的外劳,强暴了,而警察亭却在案发地点的100公尺之内。

这又再敲响了各个年轻女子的警钟,所有楼上工作的衣服店,美容院,Spa店,Admin…的女生,人人自危,做Sales的,工作关系,必须单独回出入的女孩们,也个个提心吊胆,闭门不开。

同一天,我老婆妹妹的朋友,从南马上来雪兰莪玩几天,晚上,在Sunway附近,被几个异族用刀架着她脖子,把她的财物全部劫走,包括护照身份证等,都被洗劫一空。

不是听说了,马来西亚是“警察国”吗,怎么,更像是“罪犯国”呢,为什么,只有在对付黄衣人和政治异议者,还有设路障,警察才保持着高超的效率,在罪犯面前,却总是那么的无能和软弱,让全天下大马女子,每天生活在诚惶诚恐当中,惶惶不可终日呢?

长得稍有姿色的,天天担心会被色狼性侵,绑架;一般的女生,也都害怕成为打抢,攫夺的目标,处处刀光剑影,触目惊心。

有看过金庸的《神雕侠侣》的,都该知道,谁是尹志平,谁是小龙女。

如今,处处都是尹志平横行,穷心未尽,色心又起,物欲横流地到处的寻找目标小龙女,一饱兽欲;是什么因素,让这一个又一个的“尹志平”,那么目无法纪的敢视王法如无物,要以身试法呢?是因为色胆真的包天,还是因为警察的威严,法纪,效率,震慑不住这些牛鬼蛇神?什么KPI,什么1Malaysia警察队绩效为先,都被这群罪犯“尹志平”践踏于脚下,视若无物,在他们眼里,是不是都当这群警察是那窝囊废,警察先生,他们根本一丁点都不怕你们呢?

全马,有如若小龙女之姿的美妙女子们,想像到恶魔在身边,怎能不担心,怎能不防范呢?

有几分姿色的女子,在楼上的衣服店,美容院工作吧,要担心色狼入侵,求救无门,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搭LRT吧,又怕路上被人跟踪,草木皆兵,杯弓蛇影,随时可能被人打破头,血流不止没人救,两个月前不是发生过了吗,记得吧?

那自己开车吧,你还敢单独在停车场拿车吗,不怕被人拐上车,意有所图吗,前不久The Curve不是发生了吗?

那,妳会敢单独去公园跑步,敢夜晚独自行走,一个人背包旅行吗?妳连出门都不敢出了,安全第一,还敢想其他?

生活在马来西亚的这个年代,美若小龙女的女子们,除了选择变成宅女,还有其他的选择吗?能不宅吗?除非你出入24小时都有人陪着妳,或者请保镖贴身保护,否则,妳怎敢随便出门?

在马来西亚,女生会变得越来越宅,实在是没办法的事,环境所逼啊!

为什么在新加坡,香港,台湾,韩国,日本,女生可以性感靓丽的走出门展现自己的青春魅力,不用担心自己会成为罪犯的下手对象,而在马来西亚,却是那么奢侈的一份享受呢?

难道,除了移民,马来西亚的女生,没有其他的路可走,如果,她们不想变成宅女的话?!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一条评论

两毛钱的问题

 

 

 

一个国家的政府挥霍无度,贪污腐败,人民每次都当了冤大头,自然学乖了,事事都诉诸诛心之论,用阴谋论来揣测这个政府一定处处别有用心,暗藏祸心。

就说现在吧,这两毛钱的问题,新的硬币出炉,新的两毛钱,五毛钱,还有新的1令吉,5令吉,10令吉纸钞,双双摸起来毫无质量,纸钞仿佛小时候玩的大富翁假钞,硬币更甚,没有重量份量和手感,跟Funfair的Token没有两样。

这时,我自然而然会联想到,其中必然有诈,无端端忽然之间心血来潮换新钱,要不是有油水捞,可以狸猫换太子地揩钱的话,他们为什么要劳师动众的搞这么多花样出来呢?

我是真的不明白其中逻辑和合理性,麻烦有志之士,饱学之前辈,有资料有见地的话,不妨跟小弟我解释解释。

这时候,我的头脑叮了两个灯炮出来,没错,必定诛心,肯定是怀疑政府不安好心的。

第一,新钱币的“COST”会不会比旧钱币低很多呢?会不会是过往流通在外的纸钞银币,明码实价,货真价实,金属质量好,生产成本高,政府发现这样生产没有什么利益,就决定废除照旧有的方式生产,劣币驱逐良币,新的钱,大砍质量和成本,用次货来当流通的货币。

降低生产成本,用比较便宜的成本生产与过往一样 ”价值“ 的钱币,偷工减料的钱就落入了自己的口袋,滥竽充数,有没有这种可能性呢?

第二,很多人投诉,新的钱币不能用在旧的Parking投币机中,搞到大家很麻烦。这点很值得大家深入思考。

或许,过不久,政府会说:”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不让百姓这么的麻烦,我们决定换完所有的Parking投币机,以让民众能投放新的钱币!“,

你仔细想想,他们在设计新钱币的时候,难道没有想过,新的钱币,不适用于现有的投币机吗?还是,他们明知故犯,扮萌,先推出质量不同的银币,让人民麻烦使用,然后再扮好人,假好心的说换投币机。

这时,你一定要问,换完全马的Parking投币机,每一台多少钱,生产新的投币机的公司,是不是政府相关的公司,政府有没有故意假公济私的以换银币必须更换所有的投币机为由,变相公器私用,中饱私囊的SUB这个大Project给政府自己人的公司,大捞一票?一台投币机的价格有没有又被报大数?

小小的两毛钱,却让我有大大的问号,也许,这两毛钱背后,牵扯到的,是一笔上亿的交易,而不只是两毛钱的问题。我真的不明白,请高人点破,为我解解迷津吧!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争取换掉一个烂政府的权力

 

从朋友那里看到一句话:“13届大选,不投给国阵,并不是因为支持民联,多希望让民联执政,而是争取换掉一个烂政府的权力!”

懂政治的,才听得明白,这是多么富有哲理的一番说话,这才是真正两线制的精神。

投票的重点,并不是在“民联”和“国阵”之间作出的“谁比较好”的抉择,也并不表示,你支持哪一个政党,就要像爱你老婆那样的,这辈子就要死忠地投选爱下去。

更应该关注的点在于,把“烂政府轰下台”这个愿望,变成了可能。

那就好像把烂政府设成了 X,X 可以是国阵,也可以是46精神党,更可以是民联,不管他们是谁,只要他是执政党,符合了 X的这个条件,也就是一个烂政府,就应该被轰下台。

所以,我们做出投票的选择的时候,是不太需要去Care,反对党到底有没有能力,也不需要尝试去说服大家,反对党有多么好,开期票去卖别人一个梦好的幻想(虽然人民都喜欢听这些东西),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执政过,你根本也无从考据,无从评价他们多好。你只需要去思考的,是到底现在的这个执政党究竟有多么的烂,是烂的,那就有足够被换下的理由了。

当然,也有不少人,投选民联,是无论如何都百般辩护,希望他们千秋万世的统治下去的,就像中国共产党和新加坡民主行动党那样。似乎华人社会除了台湾,都不太能够接受两线制的观念,怕乱啊,怕分裂啊,怕冲突,华人总很不喜欢权力制衡的这个概念,可能是五千年的皇帝集权专制刻骨铭心的想法把?

不过,这个也很难,或者是选择太少的问题,试问,哪一天,你把巫统给赶下台后,是华人,头脑正常,又分不到利益和工程的人,有谁会希望,5年后,把巫统给请回来执政?纵然哪天民联执政国家后的政绩乏善可陈。

也许,哪一天,会有另一个新的阵线出来,取代了国阵,和民联一起轮换,实现两线制,谁知道呢?就像1999年前,有谁会想到,将来会出现一个公正党呢?但不管以后的政治版图分配怎样,都起始于一个先决条件,就是让国阵垮台,才会出现真正的两线制,至于谁跟谁制,我们不管。

也许,大吉利市,你的一票让民联执政后,才发现自己像是个被姑爷仔骗上床的未成年少女,你躲在棉被下面啜泣,民联在那里抽起了事后烟,说我会负责,我会兑现承诺的,事后,不见人影,不再接你的电话,完全遗弃了你,妳感到很受伤,被欺骗了感情,但So What ? !

你可以用选票,下下一届,把这个衰仔给赶下台啊,因为在第13届大选,你已经运用了你的权力,“把一个烂政府给换了下台”,下下一届,你同样可以让辜负你的坏政府,给我滚蛋。

这就是两线制的真谛!

所以,记住了,下届大选的一大卖点:你未必需要是支持民联,或者多么的喜欢民联,你可以纯粹就只因为憎恶巫统,因为下届大选你选择的,是:

换掉一个烂政府的权力。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一条评论

给乞丐30块去边加兰

我时常都觉得,国阵的许多议员,多是单细胞生物,他们的头脑都异常简单;不信?看看最近边加兰当地的国会议员阿莎丽娜,就证明我说的没错了。

她说,星期天来边加兰参与保卫边加兰绿色集会的人,都是外地带进来的,3000人每个人头给RM30,这些人都是为了收RM30才来的!

从这句谈话,你就可以知道,以阿莎丽娜为代表的国阵议员,永远都是掩耳盗铃,把身边的助手推脱敷衍的一句流言,信以为真,不需考证,没有实据,妄下定论,推卸责任。稍微有点理性和脑袋的人,都会觉得阿莎丽娜说那样的结论出来,是多么的愚蠢。我们来看看以下几点她可笑的地方:

1. 星期天,去边加兰的,没错,很多是外地人,有一大部分,是从KL,Penang大老远自己开车,或坐巴士前来的,这点,您不反对吧?那试问,如果真是为了RM30的话,单单来程的Toll钱,巴士费都不够付了,谁会傻到做赔本生意,大老远花油钱Toll钱时间精力,去赚那有亏没盈吃力不讨好的RM30?

就算,你给一个乞丐30块一天,他们都不会这么傻,从中马北马过来边加兰,在艳阳天底下晒一天,辛苦之余,竟还不够贴车费,在茨厂街乞讨不是更好?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有正常收入的普罗大众,需要犯傻做这样的蠢事,若只是为了赚这RM30?

2. 阿莎莉娜好像失忆了,不然就是把首相讲的话当耳边风,国会里面打瞌睡。纳吉才刚宣布,马来西亚最低工资RM1,100,她说来的人收取RM30,若是真的,RM30/天X 30天 = RM 900,去边加兰打工一天赚 RM 30,竟然还达不到最低工资要求,谁会去做连最低工资都不如的工作,不如星期天开OT,赚1.5倍薪水,还是去附近的五福城家乐福里面,当Part- Time Promoter吹冷气,不是更好,薪水一定比去边加兰来得高,对不?RM30/天,你请外劳,外劳都未必要做啦!

3. 好,我们就照她说的,保守估计,只有3000人到场,若真如她所说的,每个收RM30,那总共是RM90,000,哇,九万元马币的薪金支出咧!嘿…且慢,有收钱的,就会有给钱的人啊,问题是,谁来付这个RM90,000?好处是什么,为什么要付这笔“薪水”呢?如果你说国光给每个人RM30,号召大家来边加兰“支持” 国光设厂,还说得上是有利可图;收RM30来边加兰,叫人阻止国光设厂,谁会得利益呢?不要告诉我,这是海龙王还是妈祖为了答谢街坊而出的主意。

又,我们可以去统计到访边加兰的人,是不是如她所说,每个人都收到了RM30?如果都没有拿到的的话,大家是不是可以跟阿莎丽娜喊“回水”,跟她Claim回一个RM30呢?

当妳舒舒服服的星期天躺在家里,叹冷气啃花生追电视剧《造王者》,有一群人,辛辛苦苦地,为了保育大自然,为了一个理念,为了下一代,努力的维护的,是你我的一个绿色家园。

阿莎丽娜,妳竟然要用RM30来栽赃羞辱这群人?妳羞辱的,只会是妳自己!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美女.女权.罗斯瑪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首相纳吉先生在国家庆典日上表示:

“大马妇女跟其他国家不同,不需要通过一场运动来争取妇女权益,因为我们老早就承认本国妇女的平等权益。”

“女性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以致男性被形容为濒危动物。”

如果你是女生,对首相先生的这一番说话,会有同感吗?但身为男生的我所见,现实跟首相所说的,大不相同。

没错,女性的能力上是有目共睹的,但在这个男人霸权的商业社会里面,女性的能力,不与她们职场上所应得到的地位和尊重,成正比。

现时,不管是大学生比率,还是大学成绩表现上,女性都较男性明显领先,但是在职场上的薪金来看,女性却差男性一大截。

很多机会或者升迁,会摆明或者暗示,因为你是“女人”的这个限制,而被剥削掉,不是吗?

也许,在马来西亚,女生,只有美女,才不会感受到,女性在职场上的能力不被尊重和被边缘化。

美女做事事半功倍,FB随便说句话“早安”就数百个like,大把男生献殷勤,当观音兵包载送,去哪里都是焦点,在工作上,会得到有更多的照顾,也更容易突围,得到比较多的机会,以及比较好的待遇。

这是男性霸权之下,男人物化女性,对美女有近乎盲目的崇拜和偏爱所致的不平等;但对一般普罗女性大众呢,总因为“性别”因素,而在社会上,比较吃亏,惨遭“正面歧视”。

有网友戏称:“这次我非常赞成纳吉的话,因为对纳吉来说,在他家里,永远都是家里的那个女人(罗斯玛)主导一切的!”

也许,纳吉先生说的女性成就显著,男性濒危,真的是他的小男人心声,在强势老婆的操盘下,全马男性有目共睹,纳吉先生他,权力还真的有被夫人“骑劫”之嫌,就连李光耀先生访问时,亦要求亲证这个传言。

我不禁怀疑,所谓的妇女,家庭,社会发展部,由首相兼职,但是不是,真正垂帘听政,发号施令的,是自认为“第一夫人”的罗斯玛?

说回正题,你想想,印尼出现过了女总统,泰国出现了女首相,你说,马来西亚不需要女权运动,男女已经平等了,男女的能力得到平等的重视,但,你能够想象得到,国阵政府会推出一个女性,成为首相吗?

巫统里面,男性为主导,巫统妇女组从来只是附属于巫统下的一个Sub团体,巫统和其妇女组的关系,就像电讯服务里面的Main Line 和 Sub Line,妇女组这条Sub-Line永远都被那条Main Line所主导,上不了位,你还敢大言不惭地说,男女真正的平等了吗?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马华里面,妇女组就好象阿嫂团一样,在行政主导权方面永远都不汤不火,没有重要的角色,跟反对党的情况大有不同,试问,怎么叫做不需要女权运动了呢?

就连妇女,家庭,和社会发展部,现在都由你一个“男”首相来领导,你说马来西亚男女的权力分配,真的平均了吗?

女权运动,是一种醒觉运动,要政府,私人企业界,一般市井小民了解并且施行,不以性别来将人标签,不以性别判断一个人的能力,不能歧视女性,女性要有话语权,女性要争取自己的人权,这有问题吗?

为何纳吉连容纳女权运动的雅量都没有呢?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